發文作者:c.w. | 七月 15, 2008

酒鬼日記 (5)

最近認識了許多新的義大利朋友,正好暑假開始,就在上飛機前一天請羅馬小姐來家裏吃飯。

做了Portebello 蘑菇配菠菜,還有烤沙丁魚;室友波蘭女生做了媽媽教的布丁水蜜桃蛋糕;羅馬女生帶了一瓶 Chianti,托斯卡尼地區的特產,雖然是 Tesco 牌出品,但相當好喝,後來一查發現居然要七鎊多,對我而言是奢侈品咧。

室友的波蘭蛋糕非常好吃,都有水果,一點都不膩,而且根據波蘭民族的節儉特性,是用很便宜的材料做出來的,全都是家裏媽媽教的食譜,這位想必很會做菜的波蘭媽媽同時也是位物理學家。

當天晚上的話題主要是義大利人和宗教。義大利人愛美出了名,但我還真是第一次知道義大利母親打扮兒子是理所當然的,打扮兒子,也包含打扮兒子的女朋友。真的有人會為了購買名牌而舉債,為了買名牌而生活。這樣的國家難怪會持續出產最重要的設計師。今天看到剛剛航海完的義大利室友走回家,一身的名牌休閒裝,搭配太陽眼鏡真的就像雜誌照片了。根據義大利人的說法,每天走在很漂亮的街道上,穿的醜真是不行啊。

又因為波蘭和義大利都是天主教國家,話題又自然轉到我幾乎完全一無所知的宗教上。波蘭的宗教和政治有密切關係,因此大家至今依舊上教堂,不過已經不若以前重要了;義大利人自陳上教堂也一樣,為了社交。小孩子去教堂找伴玩耍,因為教堂通常都有現成的音樂、戲劇團體,成年有小孩之後更會上教堂,畢竟要找能夠讓三歲以下小孩和媽媽一起社交的場所,教會外也不算太多。沒有家庭的青少年和成年人自然是不會上教堂,大概還陶醉在自由生活裡,想不到要和別人群居的好處吧。

當天喝的不算多,但是笑聲不斷,結論是義大利人愛吃又愛美很像日本人。但是個性倒真的是完全兩異就是了。

暑假到了,同學走了,歐洲人開始渡假了。

發文作者:c.w. | 七月 4, 2008

tango

今天又看了一遍 The Tango Lesson 這部電影,以前看不到也看不懂的,因為住在和導演同樣的國家,好像明白不少。

以前根本看不到的多種語言,今天看出來了。導演和住在巴黎的舞者,很多時候都用兩者一樣流利的第二語言:法文溝通。用法文可以談到神、信仰,還可以在公共電話裡罵人,算是毫無罣礙,非常流利了。十年前的巴黎有一樣的公廁,不過電話亭變了,還有打電話還是在電話卡的年代。導演的西班牙語,在阿根廷打招呼叫咖啡打計程車沒什麼問題,但是租房子就不行了。而且英國導演說起英文來果然是含在嘴裡,這點還被好萊塢人嫌聽不到。

像片中舞者那類型的南美男人在歐洲女人眼裡,果然漂亮。黑髮、留大鬍子、自以為瀟灑地裝小丑逗女人笑,其實是永遠長不大的小男孩,很愛哭也要人疼,自我中心是當然的,因為人好看嘛。沒看見布宜諾思愛利斯舞廳裡還有各種各樣的男人,全都讓導演一鏡帶過,能有角色的三位男士,都是符合歐洲女人想像的拉丁情人類型。

身邊的南美男人也真的多少就是那樣,貪玩的要命,跟女人在一起就自然而然會想逗你笑,熟一點也一定要親臉打招呼,不然好像禮數不夠虧欠了你。工作再嚴肅的人,也多少酒過半巡就開始玩起來,這位女導演在觀看的表情很有意思,板著臉只是看著,沒有稱許也沒有鼓勵,就是看著而已,沒有像我傻笑到不行,然後在心理想著我真像這群男孩的媽。

不管偏見再深,歐洲女人和南美男人好歹還是有交集,和東亞女人真的是毫無座標可循。連王家衛的電影在南美都是三個男人。說來奇怪,又不是回教國家,怎麼東亞女人連南美也去不了?其實南美女人和東亞女人挺像的呢。

發文作者:c.w. | 六月 29, 2008

酒鬼日記(4)

本週六運氣不錯,說要BBQ沒有下雨,雖然火一開始生的不太順,不過後來救星來到,就在自家的河邊花園開心地吃起各家烤肉來。

為了此次聚餐在倫敦時順便帶了瓶酒回來,奇怪的是是同一家超市,但倫敦就是酒的種類比較齊,即使是在火車站內的小店也是如此。大概是很多顧客都會下班時順路帶瓶酒回家,或是聚餐,所以不能不齊全。

考慮到在陽光下吃烤肉所以不想買過於飽滿的酒,因此順應報紙評論挑了Gamay,當然也和自己想喝喝看類似薄酒來的口感有關。果然非常順口、好喝、甜美,可惜在烤肉所以倒在塑膠杯裡就喝掉了。不過食物非常好吃,有智利方法加入香菜做的漢堡、新疆口味孜然醃雞腿,和隨意用佐料在河邊醃的豬排。昨天讓人很愉快的一點,是因為都熟,所以大家就隨意,沒有裝客氣、刻意想做什麼等等。因此負責生火的生火、烤肉的烤肉,女人們就裹著毛毯吃飯,後來天氣變了就上樓喝茶休息瞎聊天,聊到半夜才散席,吃得太飽話說太多今天還是一直頭暈,另一後遺症則是,是要當 party 主人果然得花好多錢買東買西啊。不過,愉快的和朋友在河邊樹下喝Gamay的日子,也不多了,趁今年夏天,也許可以再買一次來好好喝吧。

發文作者:c.w. | 六月 28, 2008

城市劇場和鄉下的帳篷

本週看了兩齣戲,在倫敦蘇活戲院的 The Diver 和這邊的 Footsbarn 巡迴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前者是小本製作,不過因此還叫人驚喜連連,覺得低成本也能有這樣效果,實在是演出方法運用得體;後者來學校草坪搭了巨大的帳篷, 事前就聽到系上老師開始說,期待度頗高,不過因此最後看了覺得沒有想像中「魔幻」,和去年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同齣印度製作相比,就顯然不夠過癮。不過同學 朋友們看得都很開心。

兩者共通點是都運用了大量的日本能劇元素。本來一齣能劇都沒看過的我,也是這次才從節目單上學到。東亞戲劇有很多戲劇程式語言,用簡單的東西作為道 具或是象徵,例如布幔、扇子、水袖等等,利用得宜,就能帶出非常好的舞台變化效果。前者的故事由一個精神病人帶出,由於她的妄想不著邊際,且跨越時空,運 用道具搭配音樂,可以快速的帶出場景、氣氛;演員的運用也跨越性別、種族,四個演員一人分飾多角,如果不是製作預算這麼少,能夠加上精緻的道具佈景的話, 即使搬到更大的劇場,這齣戲也會有非常好的效果。

大概因為看了比較接近源頭的東西,後來回學校看沒有源頭,把各種文化元素炒成大雜燴的仲夏夜之夢,就失望許多。並不是因為大雜燴不好,且 Footsbarn一點都不矯揉做作,巡迴的時候睡旅行車,演出時先向觀眾鞠躬,然後說待會見;劇團裡每個人都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做面具的、彈樂器的同時 也都是演員,劇中的各種文化元素,這樣看來也是有誰在團裡,就加入什麼;他們不但沒有自我審查把莎士比亞鄙俗的笑點刪掉,反而加上更多,這樣的效果是大帳 篷裡充滿了國小觀眾的笑聲,看完了並不會讓人想要探討、詢問什麼問題,反而覺得輕鬆自然,好像看這齣戲是分享了他們的生活。

看的時候是和老師坐在一起,老師從進場以後就開始講古,說咦,這帳篷好像是二十年以前同一頂啊,怎麼都沒變。然後看完以後在觀眾回函上秘密的寫了一 個日文字,我還沒來得及偷看就說再見了。因為是跟老前輩一起看的所以對於他們把劇團當成生活的感覺特別深吧,畢竟巡迴時全團的人都睡旅行車,在戶外演出, 這種生活跟很多一定要居住在城市的演員,完全不一樣啊。

發文作者:c.w. | 六月 15, 2008

酒鬼日記(3)

瑪莎超市的紅酒真是種類豐富又夠入門者喝。終於等到又開了一瓶2006 的 Bourgogne Pinot Noir

因為某漫畫盛讚 Pinot Noir,且這瓶又是報紙大推薦,搶到架上最後一瓶打折款,因此開瓶前對此期待很高。不料開瓶半小時之內還是酸的,且酸的跟醋一樣,飯吃完了也不見好轉。

幸而飯吃得很飽。今天替樓下的日本鄰居餞行,對日本動漫文化深有研究的義大利室友本來要做比薩,可惜起床太晚,什麼都沒有買只好亂做了一個義大利麵。不過果然是義大利人,亂做也相當好吃。樓下的日本太太做的倒是差強人意,居然也是個義大利麵和一道炸蝦仁。不過日本人真的是手腳俐落且細緻,當我們還在樓上一陣慌亂的時候,樓下已經都收好,拖鞋擺好,連插花也擺出來。小孩也乖乖的自己在角落玩耍,只有每次門一開時才興奮的衝上來。

本次談話主題是大家的下年度計畫。因為日本人離別在即,不免就問了一些小孩以後要上什麼學校、住哪之類的問題。講到一半每每被小孩拿出來的玩具打斷。一次小孩拿出一個日本原裝進口,雜誌附贈的大型三D立體模型,義大利人盯著看了半天說:啊 那是不是亞特曼。此話一出語驚四座,我真的是從座位上彈了一下,小孩則興奮的認為他又認識了一個玩伴,日本先生則說出了OTAKU此名詞,不過除了我之外,好像德國人和義大利都沒有聽懂是什麼意思。

因此飯後分組,兩個男人和小男孩就開心去當他們的宅男,女人圍在飯桌上聊身邊的朋友。飯後各自收拾前往家後面的公園逛festival。之後又和逛festival的朋友會合,坐在有機食品帳篷裡面聽有機搖滾、瞎扯、鬼混。

傍晚回家不甘心那瓶酒,又拿出來醒了一小時左右才喝,總算喝出一點端倪來。的確是有很香的草莓味。不過不知道為甚麼,第一口的酸味怎麼樣都忘不掉,好像怎麼喝都還是酸的。明天再試試看好了。

補遺:第二天變成果汁了!我一個人一下就喝掉兩杯,為避免幹掉一瓶,就叫室友幫忙喝完,人人都說讚。剛入口的確是有點酸味,不過餘韻十足,會讓人一口接一口,漫畫裡的停不下來是真的…

發文作者:c.w. | 五月 28, 2008

酒鬼日記(2)

家裏兩瓶酒買了兩星期都沒機會開,因此上週末藉著吃頓便飯的名義,自動帶上了酒。這位英國主人以前和我住,現在搬去和另外兩位英國朋友分一個房子。英格蘭人住在一起,真的從廚房就看得出來某種民族性。現在他們家廚房什麼不多,最多的就是開瓶沒喝完的酒。若用價格相比,我這瓶2007年從法國南部來的 Domaine Mandeville shiraz,可以說是不值一提。因此整晚我們的話題沒有多在酒上著墨,畢竟要喝酒,英國人真的是什麼場合都能喝啊。

本瓶購自著名超市m&s。他們會跟著名酒廠直接進酒,掛超市牌,因此在他們店裡買到的酒會和鎮上酒舖會有差別。加上超市通路多,運用特價戰術,每家超市還輪著換不同的酒特價,這樣每週都有不同的酒喝。英國學校是連演講、研討會全都有酒水的,從上週三到今天在學校已經喝了三攤,發現學校用的,因為大量進貨,每次出現的全都是同一種酒,超市似乎沒有在賣。

這瓶shiraz不知道是沒有用心喝還是吃飯聊得太愉快,覺得很容易入口,不知不覺就喝完了。第一天剛開時還有礦石味,今天是第四天,有越來越好喝的感覺。充滿了水果味,標籤上寫的巧克力,真沒有嚐出來。

週末主要行程是去考文翠聽爵士樂。這個城鎮居然有前衛爵士演奏,已經讓我嚇一跳,音樂和表演場地其實都很讚呢。讓心懷巴黎的晚餐主人非常高興的度過了一晚。後來坐午夜公車回家,遇到好久不見的另位朋友,空無一人的車上,兩位玩樂回家的外國小姐痛罵英國,真的是非常奇妙的經驗。

發文作者:c.w. | 五月 26, 2008

政治有必要嗎?

上週在學校看了英國著名舞團 dv8 的演出。此團以運用高科技聞名,這次依然延續了這項技術風格,在一開始大量使用電腦投影,似乎是用來吸引注意力的。(言下之意,不用任何的電腦科技,這齣舞蹈也不會有重大改變。)

所以這次演出重點不在這裡。這次的重點是題材。他們在演出之始,即聲稱此項舞蹈由訪談構成,演出是真人真事。接下來大約十個左右的故事,皆有清楚的敘事者,敘事者皆是舞者,而且邊表演肢體動作邊說故事,每段故事從開始到結束大約三至五分鐘,有時有陪襯的舞者,形成群舞,不過仍然以獨舞為多。至於最重要的題材,則是這些訪談全為「同志」在回教文化內的處境,他們來自非洲、中東、遠至巴基斯坦,除了回教徒之外,他們也和英國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有些人在英國回教家庭長大,有些人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有些人似乎是來英國工作。因此舞蹈的題材,也從敘事者的文化下手,如有印度古典舞蹈(恕本人學藝不精,這種說法真的是太廣泛了)、迴旋舞、甚至從敘事者本身生活下手,從祈禱手勢、嘻哈歌曲、跳繩延伸來的肢體動作,配合服裝和故事,真的能勾起觀眾共鳴。很多人都沈醉在主角的悲慘故事裡,不時搖頭嘆息。

因為此項議題切中英國當地民氣,「同志」身份具體而微的,可以看出回教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衝突。(另一項是婦女)幾乎所有出櫃的同志,在這次訪談舞劇當中,都遭到家人朋友暴力對待,為了活命只有隱姓埋名逃亡一途,在訪談結束還殷切交代絕不可透漏個人資料。還能保有雙重身份過安穩生活的,幾乎都是男性。回教社會更被一個劇中人形容是「有如大型的十九世紀英國公立學校一樣」,男人有妻子小孩,出了門到澡堂則有男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兩邊相安無事。女人不會離婚,因為沒有丈夫的女人幾乎無法生存,也不會抱怨,因為對妻子而言,事件爆出是妻子的羞恥。

說這舞劇煽情,是一開始以「這些回教國家都幾乎是大英國協」為理由敘述,中段用個人種種不幸事蹟鋪陳,最終抬出一位激進回教傳教人,和眾人辯論可蘭教義。啟承轉和,叫人看的氣憤填膺,種種不對都是對方,而受害者在此框架中更顯得無辜,叫人為其身心一輩子受到的傷害所不值。

我對回教文化的認識是從到英國才開始的,身邊也有幾個信回教的朋友。在西方自由民主思潮之下,回教女性所受的種種待遇,的確可以用匪夷所思來稱呼,因此我完全相信同志在此文化受到的對待,只會更糟不會更好。只是看似和政治無關的舞蹈,巧妙運用聲光效果和訪談,正當化對某文化的一面倒攻擊,並且將其以「這些國家都是大英國協」作為理由攻擊。用基本教義攻擊基本教義,這樣對於認識對方、討論問題,有多少幫助?

身邊的歐洲人似乎一點都看不到這點,跌在敘事的甜美夢想裡,叫人悚然不已。最近緬甸的風災英國也有這種聲音出現:「身為基督徒,人道救援是我們的使命,必要時攻打對方也不是不可能…」左思右想覺得不對,(這就是布希的理由啊)但是想不到辦法反駁咧,唉。

DV8

發文作者:c.w. | 五月 11, 2008

Boris Godunov

是英國劇團 Cheek by Jowl 的俄國團 (其實怎麼合作的詳情不太清楚)頒演普希金的劇本。他們每年都來,去年去看了他們莎士比亞的「第十二夜」,覺得現在還能做出這麼令人印象深刻的莎士比亞實在不多見,因此今年也去看了新作。

最近挑戲通常只花三分鐘,在開演拿到票之前,通常根本對戲一無所知,有點大自大了。不過這樣也有好處,就是沒有期待也不會有失望。看戲之前同伴才跟我說這是俄文演出,我只應了一聲,後來才發現原來對於很少看戲的人「文字」是很大的障礙,因此有沒有字幕就變成了可以憂慮的事情。我也跟這位朋友一起去看過莎士比亞,其實很多莎劇劇本我只聽的懂六成左右,但是對朋友而言「聽不懂」莎劇英文則造成了很大的困擾,一直憂慮自己的理解、或是試圖去理解台上人在說什麼的結果是讓看戲變成了苦差事。

不過這次看戲還真苦,因為劇本是普希金所寫,敝人在下我當然也沒注意到。普希金的文字即使翻譯成英文,也是文采華麗、用字深奧,當教皇、國王說話時更是不同凡響,英文翻譯只能說看的叫人好生厭煩。有陣子我就只試著聽演員說話,俄文的韻律在我對這文字絲毫聽不懂的狀況下依舊清晰可辨,更看得出來演員是下了一番功夫才念得好的。有很多很像是掉書袋的口吻,一件簡單的事情偏偏要長篇大論的講,以中文來說最常見的對岸同志的文告或演講,其中十句有四句半是廢話,一句有一半是贅字,和任何好的書寫語言訓練完全相反,不過聽來氣勢則不同凡響,擲地有聲,似乎可以靠著聲音的不斷傳送拉長戰線,讓聽眾可以稍多一點時間思考。不過可惜連俄文的基本常識都沒有,聽不真切其奧妙所在。

因此就在敝人在下對俄文一無所知,也對此劇本為大文豪所作毫不知情的狀態下看完兩個半小時。邊看還覺得,這劇本真是好,怎麼這麼像莎士比亞…後來查了一下發現普希金就是想效法莎士比亞,難怪氣勢宏大,全劇有沙皇、戰爭、政權爭奪,當然還有貴族美女和愛情。後來回家在深受俄國文化薰陶的波蘭朋友指點下,發現全劇換景極快,且換景就換主角,雖說有主要主角,不過可說是人人都有戲。這點在同團所作的「第十二夜」中清晰可見,無數的場景對他們而言不造成妨礙,反而成了此團主要的表演方法:用眾人演技製造場景。他們是什麼訓練就不說了,不過真的是好演員,有老有少,從頭髮花白到五六歲稚兒,人人都是一上台就是精,雖然仍舊有高下立判的區別,不過演員水準整齊,是此劇另一可觀之處。

唯一可稍微詬病的則是當代化的企圖太明顯,一段主角成為社會名人,眾星拱月的橋段,居然用了麥克風和電視演出的方法,可能是因為敝校場地音響效果其差無比,電視演出的誇張與高分貝,直叫人想跳過不看。也許接下來在倫敦的Barbican演出會好一點,起碼在大場地聲音大就不那麼叫人生厭吧。

此齣戲票價為零。不過本月還去伯明罕看了雲門的水月,明天要去倫敦再看一次阿克郎,在本校省開銷是對的。

發文作者:c.w. | 五月 4, 2008

酒鬼日記(1)

回台受親友鼓勵,購入某著名漫畫五冊。日本漫畫多半寓教於樂,此漫畫著重之處在於葡萄酒知識,想來在歐洲頗有實用價值,因此就千里迢迢裝箱帶回,在此無所事事之時有些消遣可作。

昨日藉著今日擺桌之便,上超市挑酒。雖然換算回台幣一瓶酒不過三百而已,且正半價促銷,眾人識貨,架上已空了一排,不過還是讓平常僅參考價錢買酒的我猶豫再三。

最後因有學妹突然造訪,兩天之內要擺兩桌而購入。晚餐就迫不及待的開了酒,第一口就充滿了「礦物」的口感叫人好不吃驚。居然價錢稍微貴一點點的酒可以有這種風味?沒想到十分鐘之後又變了口味,此時充滿了水果(該是黑醋栗之類的)的風味,而且整個爆發開來,且餘韻無窮,(此時請效法漫畫的手法想像在花園裡奔跑五頁)一喝再喝無法罷手。這瓶酒喝到一小時半之後味道又改變了,搖晃之後有香味,含入口有清香,跟第二天相比,絲毫沒有酒精味,想來第二天是儲藏方式不當因而變味了。

所以兩人都喝到不支醉倒,九點多就睡了。

酒:2005 波爾多右岸 St. Emillion 地區 Lussac 鎮的 St. Claire

菜單:油醋沙拉,薑汁豬排和飯。

這隻酒似乎是超市和酒廠合作,才會有這麼好的特價。別的地方似乎沒有賣。

發文作者:c.w. | 三月 12, 2008

樂團指揮老前輩說

這部漫畫是一年多以前因為日劇開始看的,結果一追就追了一年多,連帶的讓我把看中文電子媒體的習慣全都撿回來。宅男宅女的身心狀態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到底是在什麼樣的狀態下,會完全不用跟人說話,也覺得不需要跟人交流呢?當然有可能是厭煩了這世界。不過就我的經驗來說,其實是僅僅厭倦了某件事情,在某個地方被壓著喘不過氣來,想要完全逃開的心理吧。如果不能藉著抽煙喝酒這種常見的癮頭發洩,那剩下的方法,其實真的就不多了。抽煙喝酒多少是種外在行為,有肢體動作,也會展現給人看,(其實這些肢體行為我們多半熟悉到沒有實物也可以了解)有「表演性」,也許還能因此跟外界有所交流。看影集這件事情,表演性幾乎沒有,如果沒有網路下載等動作,這幾乎是和打開電視、水龍頭、收音機一樣,甚至表演性更低的行為。

這種幾乎是把自己藏起來,毫不主動的行為,到底可以給人什麼樣的歡愉,讓人能夠成癮呢?

我一直以為這是東亞文化很重要的指標,購物也是,宅文化也是,別的文化自然也有,但是東亞對身體有種特別的概念,讓這些行為可以被討論,甚至是被暗中鼓勵的。用西方的思維來談,不是不能理解,就是到最後不給多好評價,所以也許要開發一套方法來仔細講講。(我其實有興趣的是購物的表演性….)

總之,在人家的地方,就要用人家的方法思考。今天聽到朋友a說她週一做陶藝,週五做義工,好不快活,但是我就是說不出口:我一直都在看日劇….似乎這是值得譴責不該鼓勵的活動,而且也有違所謂的work life balance,因為不工作的時候,並沒有去用別的事情,或是have a life,讓其平衡,而是停止。這種靜止的身心狀態,也許是因為不乾脆、沒有一鼓作氣完成的原因。盧馬列老前輩在120集,對著千秋說(非原文):不要像個入門者翻來覆去的無法決定,不管怎麼樣,就去把事情根據自己現在想的狀態,做到最好,然後下次再根據這次的成果來更改就對了。

對啊,這就是入門者和進階者的差別,所以入門者拖拖拉拉很多年才摸出師,進階者知道時間寶貴,拼命做就對了。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