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四月 10, 2009

孤獨

昨天下午去看一個展覽,是但丁地獄三部曲其中之一,另外兩者都用舞台方式呈現。此導演 Castellucci 在劇場界享有大名,結果卻叫人非常失望。雖然好作品不一定需要劇情、台詞、合乎邏輯的敘事,但是現在的觀眾,是很難被非常大聲的「恐怖片」音效嚇到的,更何況舞台上的景況偏於單調,打幻燈片兩分鐘一換似乎就足夠。

這個裝置 Paradiso 卻非常好,也許此名導演改做比較靜態的東西會更精采。外觀看來是一個很大的白箱子,放在黑色的劇場空間裡。我是一個人前往,進場前寄放了外套和包包,然後有專人出現解說,問我是否對於幽暗、狹窄的空間不適應。這個場地在劇場旁邊,是一個我從來沒去過的學校,加上之前幾乎是用半跑的方法前往,到場時其實心神未定。步下階梯,走入劇場空間後,進入白色箱子,前方有一個黑色的圓洞等著我,裡面全黑,隱約有水聲。昨天我穿著裙子,還圍著圍巾,面對似乎要我彎腰蹲下匍匐前進的黑色空間,我當場退回白色箱子外面,詢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引導的小姐再三強調沒問題,並說稍後眼睛就會適應,她看我臉色有異,還說有問題她有手電筒,可以來找她。老實說我真的是硬著頭皮轉身回去,完全是面子問題,一個小展覽就怕了算什麼。蹲下進入了圓洞,前幾分鐘我站在入口周圍,等眼睛適應。過了一分鐘居然看到前方「出現」兩個人沿著水聲周圍走動,這兩個人在進入圓洞時我完全沒看到。再過了一陣子終於可以看清楚周圍了,原來這是一個全黑空間,上方有一個立體人形投影,掙扎著要從地下把自己拉出來,且不停地發出呻吟。「他」的移動讓地下噴出水柱,也就是說空間裡真的有水,不只是水聲而已。黑箱子因為如此,在昨天倫敦十幾度的天氣裡,顯得非常悶熱。

我在黑箱子裡面待了幾分鐘,幾乎是迫不及待走出來,向引導小姐致意之後,離開了現場。離開時工作人員遞給我一張解說,由義大利波隆納大學研究員 Piersandra Di Matteo 所寫,短卻極好,清楚點出了觀眾,和我害怕的是什麼。

“The anxiety produced during the spectator’s passage between the two rooms is not created by limited vision but rather by a growing sense of solitude…As parts of the same picture, the rooms provide a short paradisiacal journey in which it is no longer possible to separate the exterior from the interior: the artifice of eternity and loneliness is present in everything".

原來不只我會害怕,大家都會啊。這害怕和游泳、以及每次修改論文時的感覺一樣,要憋一口氣,想著:這一定不可怕的,才能開始。實際上水裡的世界,文字的世界並不可怕,只是很孤單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