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二月 2, 2009

說西班牙語的人

前陣子搬家把自己的房子退了,所以現在借助在朋友家裡。不過家當然是自己的好,愛怎樣就怎樣,寄人籬下難免要看人臉色,便宜行事,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週二凌晨才搬進來,有自己的房間,朋友又忙,且又熟,本以為會相處愉快。哪知道昨天居然被說了一頓。爭執原因不是牙膏衛生紙之類的事情,居然是我在朋友面前稱讚別人,朋友忽然一陣心酸一股氣上來就發了脾氣。稱讚人多半是好事,更何況那人也是朋友,對我而言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委屈,我怎麼知道這兩人中間有什麼芥蒂,連稱讚都要比較。後來朋友說了前因後果,才明白他是把別人的氣出在我身上了。朋友在此中的經典名句是:大家都以為我們是拉丁民族所以好客、講義氣,但是又不是每家從小都是這樣養孩子的!

這的確是文化偏見,不過拉丁文化的確對好客、講義氣、慷慨的人有很好的評價,如中國人會拿誰誰誰賺的錢多來說嘴是一樣的道理,不是每個人都是對人和善、為人四海,也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有錢,但是也許就機率來講,遇到友善的拉丁人,和遇到很會儲蓄的中國人,機會比較高。在英國這種除非三杯黃湯下肚,不然人情冷漠的地方,拉丁民族的生活態度,就有很顯著的不同。另個很明顯的例子是最近伍迪艾倫的新電影:Vicky Christina Barcelona。

整個故事是兩個美國女遊客在西班牙南方城市巴塞隆納遇到的人和事,以他們到巴塞隆納為始,離開巴塞隆納結束。中間不但介紹了本地風光、音樂、建築、文化,最有趣的是他們遇到的人。Penelope Cruz 飾演一位動不動就說要自殺,或是拿出手槍來射殺前夫,脾氣暴躁的女人。她的角色會在路上和前夫對罵,或是在公車站吃太多藥自殺。她的前夫,是一位到處釣女人的情聖藝術家,手段高明,進退有序,實際上拉丁情人說的就是這個:讓對方有空間進退,製造有選擇的假象,分享酒、藝術、音樂,很多看似獨立自主的西歐女人,受夠了不知體貼是何物的西歐男人,其實很吃這一套。

這兩位美國女遊客,就在這對夫妻的包圍之下,發生了一些故事。結尾雖然兩個人回到美國,繼續本來的生活,但是好像西班牙的經歷,也沒有白過。全劇最佳很多人說是上面這位西班牙美女,個人竊以為並不是:旁白,也就是導演自己,偷了整齣戲。旁白一出全劇多了一雙眼睛,讓這些男男女女的故事聽起來有莎士比亞喜劇的味道,如「第十二夜」,一群男女船難漂流到荒島發生的故事;又如「仲夏夜之夢」,一群不相干的人和精靈在森林裡的經歷。儘管在戲裡A和B配,B和C睡,最後照樣全部打回原形物歸原味,如夢似幻有如有天神駕馭,把所有不合理的都變成合理的了。

伍迪艾倫前面幾部電影多少都有希臘悲劇的影子在,如鬼魂附身說出真相、歌隊、悲喜劇交錯等等。這部好像在做別的事情,目前看來各方反應是對於莎翁類型的愛情喜劇一片叫好,前幾部毀譽參半。伍導能夠以誠實、半帶嘲諷的語氣,卻又精準點出兩種或多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功力真的不小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