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月 5, 2008

酒鬼日記(7+8)

學期正式開始,聚會就多了起來。

本週四先跟著去慶祝別人的論文口試完成大典。兩大冊居然是零修改畢業,正在寫的人就知道這是多麼不容易的成就,畢竟要真要狠下心來挑剔可以一抓就抓一大把,這樣的結果真是阿彌陀佛上帝保佑阿。

當天晚上帶了波爾多好酒,大錯特錯,根本沒機會嚐一口,光喝別人的香檳都喝不完了。當天晚餐是披薩、生菜、喝不完的香檳、草莓和蛋糕。party food。在座賓客倒是值得一提,除了我們三人以外,全都是在牛津唸書的女性博士班學生。有四個剛拿到學位,研究主題都是歷史、女性或文學。有兩個美國人、一個墨西哥人、我,其他都是英國人。因為完全不熟且這些人講話太快,有三分之一的話題都聽不懂。這三分之一當中有一半可以判斷是因為主題不熟悉所以聽不懂,因此放空抓關鍵字就好,舉例說明像談到最近非常忙碌的松鼠,就扯到了英國國民童話 Peter the Rabbit和他的朋友,那真的我想聽都聽不懂。主人新居很讚,雖然在眾人皆曰不可住的南邊,但是窗明几淨很有家的感覺,讓此鎮居民如我略長了見識。

因為沒喝到紅酒頗不甘心,又去超市抓了一瓶 Cahors。昨晚吃完本鎮新開壽司店,一行人驅車前往另位朋友城南的住所。那條街我早在房屋仲介網站上久聞其名,卻從沒有朋友住在那裡,因此也沒有拜訪機會。城南入夜果然陰森,開車前往不知為何又顯得極遠。不過房子本身非常好,是我在城北完全沒看過的水準。同樣的白色georgian style,有高屋頂,陽台和雕花,就是足足可租比城北大一倍半的房子,看了叫人好生羨慕。

Cahors 打開來果然不好喝,很渙散,頗辛辣(嘿,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辛辣了),但是有種特殊的香味沒專心嚐。事後換酒,卻被某位希臘大小姐唸了一句這瓶比剛剛那瓶好,殊不知新酒比舊酒便宜,只是新酒做的順口討人喜歡而已。昨日下午幫奧地利朋友搬家,晚上和一群念社會學的混,多半是智利人。本週兩場比起來,拉丁民族是要比英國人熱情許多,容易接近,還有同樣是外國人,設身處地比較了解外國人的處境吧。

本月有機會的話,大概還可以寫兩篇吧。


Responses

  1. 這篇為何是 7+8 ?

  2. 因為有兩瓶酒啊

  3. 啊,原來如此啊
    現在才看懂這件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