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七月 4, 2008

tango

今天又看了一遍 The Tango Lesson 這部電影,以前看不到也看不懂的,因為住在和導演同樣的國家,好像明白不少。

以前根本看不到的多種語言,今天看出來了。導演和住在巴黎的舞者,很多時候都用兩者一樣流利的第二語言:法文溝通。用法文可以談到神、信仰,還可以在公共電話裡罵人,算是毫無罣礙,非常流利了。十年前的巴黎有一樣的公廁,不過電話亭變了,還有打電話還是在電話卡的年代。導演的西班牙語,在阿根廷打招呼叫咖啡打計程車沒什麼問題,但是租房子就不行了。而且英國導演說起英文來果然是含在嘴裡,這點還被好萊塢人嫌聽不到。

像片中舞者那類型的南美男人在歐洲女人眼裡,果然漂亮。黑髮、留大鬍子、自以為瀟灑地裝小丑逗女人笑,其實是永遠長不大的小男孩,很愛哭也要人疼,自我中心是當然的,因為人好看嘛。沒看見布宜諾思愛利斯舞廳裡還有各種各樣的男人,全都讓導演一鏡帶過,能有角色的三位男士,都是符合歐洲女人想像的拉丁情人類型。

身邊的南美男人也真的多少就是那樣,貪玩的要命,跟女人在一起就自然而然會想逗你笑,熟一點也一定要親臉打招呼,不然好像禮數不夠虧欠了你。工作再嚴肅的人,也多少酒過半巡就開始玩起來,這位女導演在觀看的表情很有意思,板著臉只是看著,沒有稱許也沒有鼓勵,就是看著而已,沒有像我傻笑到不行,然後在心理想著我真像這群男孩的媽。

不管偏見再深,歐洲女人和南美男人好歹還是有交集,和東亞女人真的是毫無座標可循。連王家衛的電影在南美都是三個男人。說來奇怪,又不是回教國家,怎麼東亞女人連南美也去不了?其實南美女人和東亞女人挺像的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