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六月 28, 2008

城市劇場和鄉下的帳篷

本週看了兩齣戲,在倫敦蘇活戲院的 The Diver 和這邊的 Footsbarn 巡迴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前者是小本製作,不過因此還叫人驚喜連連,覺得低成本也能有這樣效果,實在是演出方法運用得體;後者來學校草坪搭了巨大的帳篷, 事前就聽到系上老師開始說,期待度頗高,不過因此最後看了覺得沒有想像中「魔幻」,和去年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同齣印度製作相比,就顯然不夠過癮。不過同學 朋友們看得都很開心。

兩者共通點是都運用了大量的日本能劇元素。本來一齣能劇都沒看過的我,也是這次才從節目單上學到。東亞戲劇有很多戲劇程式語言,用簡單的東西作為道 具或是象徵,例如布幔、扇子、水袖等等,利用得宜,就能帶出非常好的舞台變化效果。前者的故事由一個精神病人帶出,由於她的妄想不著邊際,且跨越時空,運 用道具搭配音樂,可以快速的帶出場景、氣氛;演員的運用也跨越性別、種族,四個演員一人分飾多角,如果不是製作預算這麼少,能夠加上精緻的道具佈景的話, 即使搬到更大的劇場,這齣戲也會有非常好的效果。

大概因為看了比較接近源頭的東西,後來回學校看沒有源頭,把各種文化元素炒成大雜燴的仲夏夜之夢,就失望許多。並不是因為大雜燴不好,且 Footsbarn一點都不矯揉做作,巡迴的時候睡旅行車,演出時先向觀眾鞠躬,然後說待會見;劇團裡每個人都做很多不同的事情,做面具的、彈樂器的同時 也都是演員,劇中的各種文化元素,這樣看來也是有誰在團裡,就加入什麼;他們不但沒有自我審查把莎士比亞鄙俗的笑點刪掉,反而加上更多,這樣的效果是大帳 篷裡充滿了國小觀眾的笑聲,看完了並不會讓人想要探討、詢問什麼問題,反而覺得輕鬆自然,好像看這齣戲是分享了他們的生活。

看的時候是和老師坐在一起,老師從進場以後就開始講古,說咦,這帳篷好像是二十年以前同一頂啊,怎麼都沒變。然後看完以後在觀眾回函上秘密的寫了一 個日文字,我還沒來得及偷看就說再見了。因為是跟老前輩一起看的所以對於他們把劇團當成生活的感覺特別深吧,畢竟巡迴時全團的人都睡旅行車,在戶外演出, 這種生活跟很多一定要居住在城市的演員,完全不一樣啊。


Responses

  1. 你這麼一說真是令我想起抗戰那個年代的"中國旅行劇團"。主事者是唐槐秋,老婆就專門煮飯給團圓吃。句說他們當年可是最早把曹禺的雷雨搬上舞台的劇團。

    像小英這樣趕著篷車,到處流浪,應該是不少戲劇工作者的夢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