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一月 2, 2007

斷簡殘篇

旅法英籍導演在巴黎得到一個劇院之後,就很少回英國工作。通常是帶劇團、或是劇團自己走來演戲。他跟我們學校藝術中心似乎也有很特別的關係。每年都會來一到兩次,而且都是特定時間來,通常是四月到五月春天,年度將近完結,最後一學期學生在複習的時候。所以這次這個小品演出的時間有點奇怪,一開始也沒注意到。

後來因為系上講師提起,才發現本年度排節目的感覺似乎有點變動了,現在是秋天居然也有國家戲劇院的戲,加上Peter Brook和一些地方前衛劇團的戲劇,也不失為精采。不過為了戮力從公,添購了雷射印表機一台,又有許多旅行等著,看戲的閒錢自然少了許多。想著待在歐洲時間也不會太多了,居然想不起來到底有沒有沒看過大導的戲,實在是很慚愧。於是還是乖乖付出將近台幣一千元的票價,看了貝克特的罕見劇目。

命名為 Fragments 斷簡殘篇,的確是因為是由貝克特幾齣非常少演的文字組成的。其中還有一段根本沒有文字,應該是兩人很想演就夾在裡面演了吧。兩位演員受得訓練不是英國常見的莎劇,而是法國傳統默劇。這兩位同時也是近年來非常紅的Complicite的創辦者之二。第一段演的頗有等待果陀的味道。中間的女演員演出非常難的貝克特詩劇Rockaby,這段文字光讀是讀不懂的,雖然用字淺白,不過幾乎毫無道理、邏輯、文法可循,要演更加困難,因為讀都讀不懂了,怎麼唸白?對於我這個外國人來說,有如反璞歸真,牙牙學語的英文,倒是頗能領會其中意趣。加上女角唸白鏗鏘有致,高低起伏,光是聽都可以感受其高深功力。左右觀察了一下身邊的英國人,看來是對貝克特這段文字感到非常頭痛。不但是聽不懂,而且是聽到壞英文的深感困擾,偏偏貝克特怎麼會是壞英文,天人交戰下來,全神貫注才能夠明白其妙。

因為僅有三個演員,又都是戲精,其實也稱不上什麼導戲,所以還是等於沒看到大導演。看看明年吧,應該還會再來的。


Responses

  1. 哈~~妳把貝克特講得好像是伊歐涅斯科。英國人聽到壞英文的困擾,大概跟法國人聽到壞法文的困擾不相上下。

    我上次看老布的作品,好像也覺得他沒在導戲。說實在,還真難想像就是以前課本裡講的那位布先生。這讓我想到另一位在法國頂天立地的英語系國家名導演Bob Wilson(對,法國人都這樣叫他)。雖然不好看,但還真的覺得,他「有在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