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月 20, 2007

詮釋

看舞很有趣啊。雖然看不太懂,但是看人的身體動來動去蠻有意思的。看戲會職業病發作,拼命想詮釋;看舞純享受,開心得很。

最近問朋友怎麼也開始看舞了,朋友在他的網誌上說了上面那一段話。瞎問也會有人實答,實在是對於最近想不清的一件事助益甚大,因此投桃報李,也來寫一篇。

最近看戲和看舞的比例,經乎已經是一比一了。加上一堆沒有語言,只有看似不知所云喃喃自語的錄影帶,還有自己論文處理的東西,可以說純看講話的「戲」 ,幾乎快要沒有。每次看戲看一看就難免昏昏欲睡,詮釋實在是很個人的事情,只會讀文本的人,要憑一己之力做得好,在現在這種時節實在很難。不管是「好」,或是「好看」的製作,多半都是因為別的事情,例如好的視覺、好的編舞、好的舞台,好的導演是應當,也是此間導演入門基礎要求,做不好的製作根本賣不了這些戲油子。當然昏昏欲睡也跟樓上所說很累有關係,腦袋自動會進入某種模式,把該想的想一遍,看舞的時候,好像就不是如此。

所以是看舞和看戲有兩種不一樣標準囉?所以才會有「看懂」和「看不懂」之分?為什麼呢?所以是看戲的那些「分析」派不上用場,得用別的東西來看舞?雖然也有人用語意學來分析舞蹈啦。

總歸到底,是不同的詮釋方法,只是個人不才,目前除了不一樣之外,什麼都還說不清楚。


Responses

  1. 我在想會不會是這樣:一般所謂的「戲劇」,通常有「故事」(即使是沒什麼情節的故事),有「台詞」,所以就產生了敘事,於是我們就會習慣用詮釋文本的方法去思考。導演技巧、舞台意象、聲音運用、肢體擺設等等,似乎都會被吸納進這整個敘事架構來考慮。特別是經典劇作,每個細節都可以拿來跟前人的詮釋作比較,層層疊上去。舞蹈的「經典」劇目比較少,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更少掉了這一層文本輾轉反覆的詮釋。

    此外,舞蹈的故事性通常比較弱一點吧。以Sacha Waltz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來說好了,如果沒聽過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大概就只能感覺到兩個主角相愛然後死掉。

    等一下… 我現在覺得最難搞的應該是有戲劇基礎而創作的舞蹈(例如上例)。分析時到底要把原來的戲劇文本放在什麼樣的位置。

  2. 等下 你那齣不是莎劇的原本文本
    已經是歌劇了

    就像水滸傳變成武松打虎的經典劇碼
    但是很少人會去把水滸拉出來看
    因為大家都知道可能不是個好理由
    是因為通常看待武松打虎的看法已經跟文本沒多少關係
    不過這是在戲碼已經成了經典的前提下

    現在在想的問題是
    如果沒有文字經典、也沒有故事,要怎麼看一齣舞呢
    當然這不代表舞作沒有其本身的脈絡可循
    有人就曾經一幕一幕的用符號學的方法把雲門的薪傳分析完了

  3. 沒有經典也沒有文本,這樣聽起來很像在看抽象畫(沒有神話人物,也沒有花草蟲鳥,只有一堆線條跟色塊)。那這樣大概也只能用符號分析了吧。不過前提是要有錄影下來才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