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月 6, 2007

人情

在台北的時候沒空讀書,這是想當然耳,那地方太熱鬧太多邀約,何況沒有自己的書房,要靜下心來一個下午或一個早上,都要努力非常。所以第一天就先衝去書局掃貨,該買的都買下來,裝箱而待被取出且閱讀的一天。慶幸地是書市不至於像股票上下震盪,每天都不同,比音樂市場年限甚至更長,在誠品敦南店這樣的書局,甚至還看到跟台北甚無關係的某教授巴黎研究著作,因其是好友指導老師,常在飯局之間被提起,在「異鄉」看到他的書居然大剌剌平放於書架上,深感親切。

每次回台任務皆不同,除了必要的探親訪友之外,總要把一年份雜事辦齊,如要務剪頭髮、修鞋、配眼鏡、改衣服,間或要看醫生、或是各種民俗療法等等。這次因為夾雜了一個中秋連假,兩星期左右的停留時間述忽縮短為十天左右,還要扣掉另一個週末,其實相當緊湊。上述要事要不是因為台灣服務業過六點還營業,且能加工趕貨,不然如何辦成。從這些人的應對,同時也能看出台灣中文的一些表達模式。例如人人聽到我開出的期限,第一反應皆云:啊,好趕,這麼趕怎麼做呢。如果抱怨句這麼長,或是更長,大概就代表了有「凹」的可能,如果絕不可能,店家也不會耽誤你時間,直接指點你去別處指教。此乃 passive aggressive 的模式也,中文裡習稱的「以退為進」,給自己留餘裕,並不是真的做不到。這一點似乎在東亞語文裡獨有,講久了也嵌進自己文化和人格,謙退的「不好意思」也許不是感到羞恥,而是文化習慣;退讓他人是因為胸有成竹,在這文化中讓了,實際是得。這一點在此間完全兩樣,凡事不但不能讓,還要用兩倍的力氣爭取,調適上當然會有落差。

且洋人也不喜所謂 passive aggressive的人格,會這樣講的時候通常是在罵人而不是誇獎。

扯遠了。昨天才拿起舒國治的台北小吃札記來看,他把台灣服務業的無微不至談作「人情」。那是全島喜歡照顧人的某種延伸。其實該和村里八卦精神沒什麼兩樣,只是沒像港島那樣,在嘴上發揮的無微不至(不過近幾年倒是有被傳染?)在台灣倒是成了某種盡量體恤他人的職業道德,且幾乎人人都有。(也許啊,這是某篇很優良的文化研究題目,談台灣服務業女性化的程度?)舒國治書中以各式小吃服務為例,說出此點。一通電話打去訂一張手工餅、要客制化不用味精不加作料說一聲就成、名店儘管大排長龍服務好到絲毫讓人不感不適、開到凌晨的小吃店晨昏顛倒亦可出外吃食。這些事情在高工資的國家皆為天方夜譚,利潤太薄,入不敷出,要不就是得漲價求售,那也不是升斗小民負擔的起的。

話說要去拿新配的眼鏡,離預定時間還有數小時,於是秉持在這裡的約定精神,打了通電話詢問。到店裡的時候,老闆二話不說叫出我名字,還加了一句:怎麼這麼謹慎啊。唉,殊不知此間做事不可能提前只有延後,交通貴又不準點,再三確定是避免雙方精神時間損失之通則,更且約同我一張從機場到家裡來回火車票的價錢,配眼鏡居然會隔天好,這已經很神速了吧。

因此這樣的生活,真的沒什麼不好。以口舌之娛為出發點,到處都有人盡全力照顧。但這被稱為人情,是因為僅在私部門服務業。延伸到公部門,同樣的邏輯,「人情」就是壞處而不是優點了。日常生活的小恩小惠,是因為公部門的不可信賴且不知在幹什麼,因此反求諸己,人人盡棉薄之力拼了過日子。對於這社會的人,基本上是信賴的,但是對於組織、架構、抽象的制度,則不知從何仰仗起,且還有某種包青天時代的錯覺,人當了官,就會作威作福欺壓人民。這到底是因為平日慣於太多人情,無法想像抽象的制度是什麼,還是因為太遠了「吃不到」因此對人之失去信賴?此對公部門的不信任久而久之成了惡性循環,公部門有些人真按照這種期待行事也不意外,台北城的亂挖到現在還用建設的老口號說服眾人,真倒像是回到了八零年代,或者是對岸大國內因為「全民拼奧運」卯起來猛建設的一個南方小城了。


Responses

  1. 配眼鏡?我記得你不是沒近視嗎?
    你去哪家配的? 老闆聽起來人不錯,最近也在苦惱要去哪裡配新眼鏡: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