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六月 5, 2007

road show-final 熱血、瑣事和Robert Lepage

是說最終回為什麼離上一篇有點久,當然在空中飛行是個因素,聽太久的課聽到腦殘也是因素,沒吃好睡飽都跟法文那掛的人混,多少傷害了語言功能也有可能,還有自然是回國之後的諸多瑣事和正事,如被系祕用電郵急召,新老師堅持於回國後兩天接見,同日系上有 Tim Miller 的免錢表演還得監考一堂,加上雜誌社天才少女主編開始尖叫,因此導致了最終回現在才寫,種種延遲,請見諒。

行程的第二部在魁北克,這城居然有座堡壘。同行的法文組親友曾在Lepage那工作,因此還算熟悉當地,我一說要去觀光她第一反應就是:這城很像歐洲,她就不跟了。第一天到老城的路上錯過站,坐到了住宅區再走回,好端端地在路上,居然會有直立峭壁,可以選擇搭電梯或是走約五六層高的鑄鐵階梯而上,這峭壁叫做什麼隘口之類的。民居也是沿著斜坡興建,有紅有綠的木造房,非常可愛。老城裡的老街也是這種風味,蜿蜒曲折,有著北美最早的歷史,大約三百年左右,乾淨整潔的像童話故事。聽說零下四十度的寒冬襲來,雪深及膝,就在海邊的小城不知道會肅殺成什麼模樣。

此行最有意思是去了 Robert Lepage 的辦公室。同行的都是同行,也有做他的大家。但是每個人看到寶山就在眼前的興奮神情,不論老少都很類似。有相機的猛拍,有人東張西望東摸摸西摸摸,有人抓著負責接待的小哥問問題。Lepage 這星期在蒙特婁做完新戲之後,將有將近十天的 festival,最近的新計畫,是要在魁北克老下城的醜陋白色萬里長城上投影。小哥還講了魁北克靠近中國城處,有一廢墟,是很多年前都市計劃失敗,高速公路蓋了一半,就忽然停住了,留著交錯的水泥路,通往天空。然後附近海底有一個為建設挖空的地下城,Lepage 正打算拿這些地方來做什麼,好像是辦公室或基地之類的。

總之又是個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

後來最後一天是魁北克 Laval 大學文學系教授專題演講,就講 Lepage。因不諳法文,二手轉述的結果是全篇在講他作品的「轉變」,然後把其作品納入魁北克戲劇的架構裡來討論,算是這場會的扛鼎之作之一,也是非常好的結尾。後來跟比較熟他作品的人聊,對方建議我盡量在「全世界」多看,因為 Lepage 會因地制宜,在各地玩不同的文化概念,例如在魁北克會玩歐洲法文和當地俚語,也曾在日本找當地演員來做安德生計畫等等,不過說話的人能夠有這種財力能力理解 Lepage 的全球性,這種研究就不是現在的我可以想像的了。

Lepage作品裡面常常有小鎮風情。例如鄰居、從小住的房子二十年不變、阿姨嬸嬸親戚。那種小鎮不是溫暖的南方,往往有雪,還有寒冷的秋天,去了魁北克以後才發現原來那就是這樣。朋友說小鎮人通常都好,大城則快速冷漠。整個魁北克的人都好啊。在歐洲這岸太久,出入銀行郵局常遭白眼,對於雜貨店閒談之類的人情更加懷念。法文相當不流利的我都能硬著頭皮閒談,可見當地人多視此為理所當然。對於異鄉訪客,搞不清楚錢幣為何,每個人都耐著性子幫我挑,我又是很信任人的那種,經常就把錢抓在手上隨便你拿了,沒有人露出一點不耐煩的表情。有時真的聽不懂,例如學生餐廳鄉音重的阿姨說法文,大家抓抓頭哈哈笑,也沒有不快之感。歐洲的肅殺、陳舊、死氣沈沈,真的不是天氣,是無情的歷史和抹煞不去的…氣氛造成的嗎?有移民美國的猶太人就跟我說不怎麼願意再踏上歐洲一步了。

然後研討會終於完了。像夏令營一樣大家交換名片,聯絡方式,期待下次再見。當然留下來的聯絡方式,也和高中夏令營的誓言一樣,到最後會全部丟到垃圾桶。即使是在場看來有影響力的邀約,如書稿、演講,都不知道能不能成,像什麼記得多聯絡這種話,跟遠距離戀愛一樣虛無飄渺啊。

回到蒙特婁終於逛了逛街,因為時間有限,就根據馬路消息,到 plateau 區走走。聖丹尼大道上的幾家 bistro,完全就是巴黎風情。說法文、有長吧台、磁磚地面,還有老是響不停的轉盤式電話,熟客進進出出跟坐在吧台盡頭的老闆瞎扯, 當然還有不通的馬桶和 espresso,也很歐洲。中午人滿為患,紳士淑女穿戴整齊,從 aperitif 開始點起;套餐也是法國規則,一套套算。菜單手寫,上面標明月、日、年份。雖說美東波士頓就挺沒有新大陸情調了,最令人不知身在何處的片刻,就是這個下午和魁北克老城區的早上吧。

最後講下為什麼我講英文還會緊張。想是因為即使講中文也會緊張吧。而且公眾演講術,不論是什麼語言,的確是要練習的。態度也要,老師說不是侵略性,而是要隨時準備好戰鬥呢。


Responses

  1. 1. 講中文有什麼好緊張的, 資料看兩遍就可以上台了. 這兩天系上的研究團隊例行聚會, 問到有沒有人下次要報告一下進度, 其實我還蠻想的, 但一想到要說法文心就涼了一截. 如果我全程講中文, 不知道大家會有何反應. 大概覺得很Robert Lepage吧.
    2. 咦? 會不會有一天我也對外宣稱, “不怎麼願意再踏上歐洲一步了".
    3. 魁北克人真好, 跟你熱情講法文. 我想他們大概已經進化到把法語當成溝通工具, 而不再像是法國人把它當古蹟保存了.
    4. Welcome back to EUROPE ! (Hamletmachine裡的那些歐洲殘骸都還在)

  2. 那我該針對最後一點說謝謝嗎

    這次研討會其中一個大收穫
    就是發現我的職業生涯、或是別人看我的方式
    無可避免跟歐洲脫不了關係了

    奇怪我自己怎麼一點自覺都沒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