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九月 29, 2006

九份

回台北這次跟幾個大學同學上山,以前住台北怎麼叫也叫不到,其實也沒那個迫切感叫人出來見,現在居然短短幾天內就湊齊四個人,浩浩蕩蕩往山上走。我們開玩笑說,以後眾人學成歸國,大家都住台北,大概大學同學就見不到面了。

這次去九份是因為在赫爾辛基『機緣巧合』,遇到一位神奇的口譯老大哥。他囑咐我回家要上山跟某人打招呼,說他跟大家問好。後來開會時沒機會再見到他,為了報答他昂貴的高山烏龍之恩,上九份去走走是一定要的,起碼要把口信傳到。但是九份這種交通不便,對外國人而言難以到達的地方,為什麼會有個歐洲人比我還熟,真是匪夷所思。

四個出了台北就很慌張的台北人在基隆迷路了一會,好不容易上了山,九份一樣非常擁擠,而且還多了旅行團模樣的觀光客。定神一看不僅有中南部的,還有拿著毛澤東紙鈔的中國人,佔據了大桌子一起吃麵。以前都沒注意到我們所謂的出去玩是怎麼玩法,九份、淡水,無疑地是箇中代表。有山、有河、有海,然後爬到高處,或順著河邊,吃吃喝喝當地名產然後打道回府。因為走路大家都會,吃喝下肚的東西就變成重點。近幾年名產「全島化」大概席捲各大名勝古蹟,真正在地化的食物並不多,吃的和看的之間,也沒什麼關聯,九份的芋圓早就在各大夜市可以吃到,聽說紅糟肉圓也是新竹名產,光是看風景,大概太過冷清,硬要來個熱灶火爐,吃了東西才有話題,才熱絡。

所以上山喝茶其實也很是中國人的調調,就讓那位比利時大叔更顯奇怪。後來巡了一回店裡,發現還賣老闆藝術家自己設計的茶具。問老闆人呢?店裡人答出門畫畫了。就只好留話給店裡諸位服務員,結果每個人都說,喔,Juan 先生喔,他「每次」來都買很多咧。

台灣人其實真享福,天涯海角一隅自己吃喝無盡,遠望太平洋,就覺得此處是天堂。實際上也就是這樣,以往潛水時,夏天早上開車一小時就能到海邊跳下去被珊瑚礁環繞,西歐美東人人都不信有這種好康之處。

諸位同學們都從飛行時數超過 20 小時之外的地方回來,聊起紐約人人都有朋友,很像在說島內的另個城市,卻不是高雄,也不是台中新竹。聊起北京上海廣州,因為是新起的經濟中心,掌握自己工作的生殺大權,感覺都比身在的九份親近許多。口中的同學們遠嫁世界各地,我們大學時有誰想到過世界是這個樣子嗎? 說要大學同學真的全部學成歸國,我看那也已經是很難達成的目標了。


Responses

  1. 唉…你最後這幾句話, 真是蒼涼….

  2. 沒辦法
    這兩天一直在看白色巨塔

  3. 那你會遠嫁到哪裡啊? 雲南大理國還是美利堅合眾國?

  4. 你認得雲南人喔
    那就介紹一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