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六月 29, 2006

style

最近交了一篇文章出去。因為自認為概念還在發展中,也把書寫當作釐清思路的工具,因此形成某種沒有大綱,也沒有主題的風格。

這樣的工作文章交出去居然引起我意想不到的反應。所有看過的老師級人物都說,咦,這是什麼,主題在哪裡。直屬老闆還花了十餘分鐘跟我說,現在學校還有教寫作大綱這回事吧,到後來講講他自己才發現,這是一篇工作文章,本來就不應該有大綱,也列不出大綱這回事。今天某老大也說,通常我看文章都得看argument,所以今天沒辦法提意見。

這樣的反應的確出乎我意料之外,對我而言工作文章就是工作文章,是過程,也是可以給老闆看的,然後才能討論。但他們似乎不這樣覺得,而我長期不打算打定主意,也讓老闆很焦慮和迷惑,覺得看文章時看不到"有力的聲音"導航,常有迷路之感。我承認我很不喜歡用權威口吻敘事,但是這樣的口氣在學術圈裡卻是大忌?

前陣子去開研討會,聽到某講者說,她博士班導師就對她的猶豫口吻很傷腦筋。但她常覺得每次都要轉換另種口氣,並不是件很舒服的事情,所以從很久以前就在想怎麼讓"猶豫"、"不確定"變成學術文章的一部份。她的結論是重複、重複、再重複。第一次時也許別人以為你是無心的,之後就能發現形式也是寫作者想挑戰的主題之一。

朋友也說,學術界的規則是一個接一個,如果有人用不確定的口吻寫作,那引用幾乎就失去意義了。(對,除非有更好的吸入式引用,把自己融入到另個人的思路中)。這次我其實真的是無意的,只是任性地,在自己工作工程中,不想用傳統的學術寫作方式和人溝通。只是要不要採用更艱難的方式,挑戰自己的學術讀者和英文書寫?

還有,自己的英文又被挑了一次,然後很直接的就跟大頭說,我要錢才能做這件事,某某系都給多少錢。因為自己很討厭當高級語言勞工被剝削,也不想剝削自己朋友。

終於有點知道那些看不懂的法國女性主義者在幹嘛了。

關於語言和學術,朋友還寫了這篇


Responses

  1. 以下是跟 Orpheus link 的線上討論
    她說
    某個朋友在碩士班就覺悟了這一點
    所以沒有繼續念博士
    因為那些老師們都不覺得自己使用的是男性語言
    chitse
    但是還沒有試就放棄不是很可惜
    Orpheus
    她的論文在口試的時候被修理得很嚴重
    可是那些口試委員,之後卻毫不羞愧地用她創的術語
    chitse
    是滿低級的
    不過要修理他們得先會使用它們的語言才行
    而且要比他們用得還好

    COMMENT:

    petit dragon 說:

    就說我也是天秤座的(上升)
    所以我很能體會那種遲疑推敲的口氣
    而且已經被老師講過很多次了

    不過呢
    妳也知道
    寫故宮公文跟寫三立電視的企劃案差很多
    寫論文跟創作也是這樣嘛 行有行規就是了

    唯一的解決辦法
    就是成為大師
    如此一來 就算自己講得再漫無頭緒
    也會有人跳出來幫你整理頭緒….

    COMMENT:

    老實說三立電視台企劃案這比喻真叫人茅塞頓開

    不過因為口口聲聲說研究對象明明就是在挑戰體制
    自己還寫四平八穩的八股
    感覺真的很不酷…

    COMMENT:

    不過我倒是覺得妳的風格有點法國的感覺
    就是某種不把話說盡的方式……

    COMMENT:

    法文學樹圈的脈絡和理路根本是另外一家
    早點學法文也許可以試試看
    用英文看Cixous 真的有摸不著邊的感覺

    COMMENT:

    petit dragon 剛剛說

    老法他們從小寫申論題,應該每個人的邏輯很獨到吧, 不像我們都是寫選擇題長大的. 前陣子法國大學指考的申論題,我看了沒一題會寫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