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四月 3, 2006

the sun

回來了兩三天,對於七點鐘才落下的太陽很不習慣;早上不管幾點起床,日光傾斜的角度都像下午三點,索性就睡到十二點半,不管幾點都是白晃晃的陽光照在窗台上。隔壁的櫻花開了整樹,花園的大樹長新葉子,廚房暖到可以擺我的香草,這是怎麼一回事?才過兩星期,已經是春天了。

在紐約常常都在室內或地下活動,尤其是晚上,七點搭地鐵,下班的人潮擠了滿車廂,約會很容易就延伸到九點十點,白天在城裡,夾在摩天大廈中其實是從細縫看天空,布魯克林大橋也要晚上了才好看,看的是曼哈頓金融區永不下班的燈火,還有橋上塞成一片的車潮。紐約是完全的人造物,什麼人為的美都找的到,簡單的陽光卻很難看清楚。在芝加哥反而因為坐車的關係,看了一些天空和街道,總看不習慣那裏的陽光,好像黃了一點,沒有像英國摻了一點白,怎麼曬也不會暖,隨時還會來一陣風還雨的逼你穿上外衣。演BJ單身日記的女演員被人盛讚演的"像",是像在那沒機會被北國陽光曬黑,卻因為在潮濕陰暗的冬天,風吹多酒喝多煙抽多看來很病態的膚色上。這"像"大概是他到當地住一陣子的結果,認真學,居然給她學到了。

在紐約很容易就找到自己習慣的事物,機會太多,家鄉來的人也很容易就留下來。從沒住過紐約的我,居然去了也可以約到三四個人,很輕易地就把異鄉當家鄉,看來快快樂樂地過日子。真的就一輩子留下來,很少有機會回母國的人,在紐約街上到處都是,地鐵裡剛從中國城買完菜的老奶奶,黑髮夾夾著白頭髮,穿棉襖,半彎著身體,對著讓座給他的白人小伙子說thank you;或是周日下午,半個車廂裡就有三對跨族裔的情侶,一對剛從畫廊買了幅極美的裸女畫要回家。

年輕人敢作夢,看準了那裡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機會,讓生活過的好點,也有人想著拍電影當大明星之類的,真正做到的人還是少,多數人住到那裡,卻因此認識了各式各樣心懷大志的各色人等,從小懂得吃生魚片,喝中國茶,每個人都在生活上比誰要fusion、誰更異國風,就此不能離開紐約,家也很難回了。

長安居,大不易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