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一月 9, 2005

seize the day

最近在上堂課,老師對於"時間"這概念很敏感,講了兩小時都在說這件事。上現代主義的課自然有班雅明,除了克利的天使之外,於是出現了

For Every second of time was the strait gate through which the Messiah might enter.

因此時間可以暫停,而停止的每一剎那,救世主都有可能顯靈。

上文是,猶太教的Torah 不准教徒詮釋未來,只有過去。不過這段當然要跟作者自己是二次大戰時的猶太共產黨員,還有那悲慘的生平故事放在一起看,否則聽來就很像及時行樂了。


Responses

  1. 其實重點不是及時行樂,而是放在「過去」,這是猶太教的精義所在。
    也就是說,暫停的時間是過去而非現在。(它用的動詞是過去式)

    COMMENT:

    嘖嘖嘖 原來您對猶太教這麼有研究啊
    為什麼要在過去的每一刻得到救贖的可能呢?

    COMMENT:

    出處亂寫一下,免得忘了。
    Illumination.Theses on the Philosophy of History XIII, B. P.264.

    COMMENT:

    因為猶太教認為的救贖是伊甸園,而不是未來的天堂。
    我對猶太教也沒有很多研究啦,是從班雅明那邊認識的猶太教。:)

    COMMENT:

    基督教文明的時間感是往前進的,進步才有超越,現代之後來了後現代,工業時代之後有後工業。
    有人說印度教、佛教的時間感是循環的。

    那,往回看的時間感是怎樣?用典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