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六月 19, 2005

生活

有時候見識到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樣的人,就會對自己的產生懷疑。這樣好嗎?還是應該換一下?走路、吃飯、喝水的方式,似乎樣樣都可以稍加變化。是啊,每個人都是由小細節構成的,如果每樣生活小節都做了改變—-不用多,一點就好,這個人就是全新的另個人了。

而又沒有一樣選擇不牽涉到個人歷史:他喝某種咖啡,是因為讓他想起大學時代的朋友;他看某本小說,是因為以前情人喜歡;他對某國風物有所偏好,是因為其家人曾長期居留於彼,寄託想像於其中之故。

即使是反叛,也有其所本,反叛的是什麼、逃向哪一方?說自己沒有根源、完全離開束縛的,未免太過天真。同樣的,也沒有什麼人的個人故事逃得了家國歷史。人的外在物質條件,跟內在心裡狀況,關連甚大。

倫敦似乎沒有好的 sake bar,上週兩人只好在把 toro 亂切一通的日本料理店,邊喝邊講自己的城市有多好的日本小酒館。有時候不免驚異背景天南地北的人為何可以對類似的食物有相同的喜好,在世界的兩端過做相同的消費選擇。而明白了後面的歷史之後,就會發現很多事情都只是巧合—-我們只是被外在物質條件制約的一群人罷了,而我在某一天、某個點上,暗自決定了不過這樣的生活。偶爾被帶回去還是高興,只是那是出軌,對過去偶然的鄉愁。現在,我大概在另條路上了。


Responses

  1. It seems that you have been slightly on the way to somewhat materialsm. ^^

    Take car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