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三月 27, 2005

Süddeutsche Zeitung Bibliothek

Writing about web page http://sz-bibliothek.sueddeutsche.de/sz-bibliothek/?aktion=sz

去年十月飛在蘇黎世停留時間過久,雖然他們充滿精品店的新航站才開幕,我又可以進貴賓室大吃大喝。但在吃完一輪、喝完一輪,睡也睡不著、醒也醒不過來的時候,就隨手拿了一本德文青少女雜誌來看,名字忘記了,但記得是小女生在看的東西。

我那還記得一點的德文,半猜半看的,居然一本美容院雜誌可以消磨大半個小時。貴賓室的中年男人看著上海在辦的F1,我則被雜誌上一頁色彩繽紛如班尼頓的廣告吸引的目不轉睛。我一向喜歡有故事的人、事、物,照片也不例外。請看玫瑰的名字、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兩禎封面。

為什麼沒有台灣出版社把書做成這麼美呢?日本文庫型叢書,也是這麼精緻。叫人望之儼然,即之也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