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三月 4, 2005

Pillowman

Writing about web page http://www.nationaltheatre.org.uk/?lid=6096&cc=1

英國國家劇院來學校巡迴,就去看了。

劇本很好,但其實很聳動。雖然沒有演出來,但觀眾聽到的都是暴力、謀殺、流血等的恐怖故事。主角是個只發表過一篇文章的年輕作家,一天跟智障弟弟倆人被抓到警局。本來在盤問時還一頭霧水,稍後發現智障弟弟居然照著他的小說,殺了三個小孩。為了不讓弟弟被殘酷地虐待,作家殺了弟弟之後,把謀殺罪全攬在身上,順便招了自己多年前殺害雙親、救出智障弟弟的事實。因此是六條命。什麼都沒有了的作家,願意毫無條件招認,條件只有一個:他的所有作品不可銷毀,要跟他的檔案一起保存下去。

因為2003年早就在倫敦首演,回來以後查了一查評論,幾乎沒有一篇真切講到內容,大概是過於血腥暴力不便於報紙公開討論,但對於作家談寫作這件事,也幾乎沒有談到。Guardian的Billington甚至在最後講了一句,大意是這劇作家未免太過沉溺了吧,怎麼能用劇本、演出,來講作家私人小願望呢?

我看了倒是很感動。每個行業都有些自戀,劇場、文學大概尤其是。抓著鏡子談自己肚臍眼,頭髮鬍鬚一天長幾公分,這大概都不是新聞,但觀眾看多了,尤其是行家,難免生厭。Pillowman偷渡的剛剛好,把作家生平最大希望說的一清二楚,而觀眾離開戲院的時候,大概也沒有人會忘記這像夢魘般的晚上,和那作家卑微的願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