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二月 13, 2005

年初

這一年一開始實在是百味雜陳。

先是自己出乎意料,在地球上空飛來飛去,心理帶著半個地球外的牽掛,飛到幾千公里外的地方,腳著了地,又在掛念半個地球外的事情;再來是父親大人過 年一直在生病,咳嗽咳不停。記得從小長到唸大學,過年之前先是老爸的卡片多到數不清,再來是大年初一當天電話接到手軟。今年回家新卡片似乎只有我出去玩寄 回去的兩張,早就放著了,而電話是北京和上海的叔叔分別打來的—老爸早就生硬的上海話忽然輪轉起來,十幾年未有過,據我抓到的一兩句似乎是跟錢有關, 世態炎涼,人活到這個年紀,不知道也是不行的吧。

出發那天機場大霧,到香港又得等上八小時。縱使經常這樣等,也難免心裏抱怨不知道是誰那麼早把我挖起來往機場去。半夜上飛機前在赤臘角打電話回家, 老爸還在咳嗽,又重聽,勉強跟我講電話,第一句話居然是辛苦了,我拿著話筒在大庭廣眾之下幾乎要掉眼淚。這那裡辛苦呢?在大年初一我不跟家裡過完年,硬要 選這個日子飛來飛去,飛這麼遠也是自己要的,老爸身體不舒服,才是折磨,我辛苦什麼?

今天早上打開電腦,弟弟寫信來,說昨天晚上大家去急診室陪老爸吊點滴。原來是感冒體力不濟,一直打嗝,又沒胃口吃飯,營養不良。幸好現在沒事了。幸好、幸好。我從來沒有讀一封email讀的這麼心驚膽顫。

年初年尾節日一個接一個,哪裡都一樣,一年裡最大的節,傳統上一定是要跟家人過的。我們的社會很殘酷地設計這些日子,只有社會接受、認可的親屬關 係,才是重要、每年一定要在一起過下去的。活到這個年頭,發現自己還在跟明年不知道會到哪裡去的人一起過年,而不能把真正關心介意的人帶進自己的生活,心 裡居然開始介意了。十年以前,希望年年可以過得不一樣,而接下來的十年,只希望可以年年過得一樣,住在一樣的地方,跟一樣的人生活,做類似的事情,有一群 變動不大的朋友。

當成新年新希望好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