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一月 6, 2005

旅行的意義

題目是陳綺貞的同名歌曲。好聽。

去年最後一個月似乎不停在旅行,從北到南、南到北、西到東再從東到西。地理範圍不大,但加上時間軸,意識狀態去了很多地方。包括1999年的紐約跨 年、1997年的巴黎夏天、1998年的大雪芝加哥、還有2004年的台北、倫敦與紐約。加上真正實體的旅行,種種繁複人事叫人困倦地想大睡一覺,希望醒 來發現只是南科一夢。

然而旅行還是有意義的。有如度假之前急忙收拾行李,心理想著: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幹嘛把自己弄成這樣狼狽,現在能躺在床上多好。坐上飛機,位子小 空氣糟,想睡不能睡,又是一場苦難。直到好不容易到達當地,行李搬進房裡,吃了頓像樣的飯,看了些風景,才會覺悟離開日常生活的地方,到天氣、人種、食 物、風景殊異之處,還是有代價的。

除了脫離日常生活,看看新鮮事物之外,奇怪的是,人的心境和想法,真的會隨環境改變。受到周圍不同資訊的刺激,會讓本來意識裡從未觸及的地方,生長 出奇花異草來。而如果能遇到和本來生活環境裡不一樣的人,那更是天大的福分。知道有人長大在另外一個世界,每天吃著和你不同的食物,運用和你不一樣語系的 語言思考、上學、和人群溝通,現在卻因為聽同一段音樂、去同一個電影院、上同一個學校而能開口聊天,光用想的,就覺得不可思議。有時你不禁會想,在兩個人 的生命裡,只有這一段時間在同一個地理空間出現,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讓兩個人見到面、說上話?

每個人的旅行都有軌跡可循。即使漫無目的,也跟這人過去的人生有關。像春光乍洩、甜蜜蜜裡,兩個人到了異地,個性不論是優柔寡斷、精明世故、老實忠 厚、風流倜儻,自然通通不會改,和旁人的關係模式,似乎也很難改變。但奇怪的是,眾人對異地不同的想像,讓本來人生沒有交集的人,各自懷抱著不同的心理狀 態來到同一個地方。因此正直的人愛上騙子、老實的人對家鄉女友說謊、精明的女子栽在愛情裡,只有玩世不恭的人好像還是玩世不恭,周慕雲似的永遠是漂泊異鄉 人的心理狀態。

因此有人說旅行就是偏離人生常軌罷了,不用太介意。如果有天加減算起來,小道比正途多,那豈不是當真一輩子旅行下去了?何況小道自有風景殊異之處,什麼是正途,什麼是歧路,除非自己心裡有底,不然久了連自己都會忘。

楊牧在某本詩集後的跋說:唯有詩是留下了。人事變遷,抓也抓不住,我們沒有詩人之筆,也看不到王家衛電影裡的浮動光影,要抓住一點永恆,除了記憶和訴說之外,別無他法,是為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