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一月 20, 2004

house cleaning

這裡最奇怪、也最不奇怪的一件事,恐怕就是宿舍有人來幫你清掃了。美國的宿舍絕對沒有,拜託,家裡不自己掃,難道要別人幫你掃嗎。這種想以為當然爾 的個人主義說法,到了這邊來就是另外個故事。英國宿舍費用就內含請人打掃在內,連選擇不要的自由都沒有。敝人以為這跟帝國主義有關係,或可以扯到資本主義 服務業的起源,不過,這些對生活在此的人而言,不太重要。

我們這層樓通常有兩個掃地阿姨負責,多話的叫Ann,常常東家長西家短,少話的我還是不知道她叫什麼,會對Ann說,would you behave yourself? 比較嚴肅。 Ann 通常負責掃廚房,另一個負責倒垃圾、打掃房間、分派床單,但也經常互換彼此的工作,遇到他們兩個休假時,就由打工的學生,或別的掃地阿姨來代理。

Ann愛說話、熱心、更對每個學生的作息和個性瞭如指掌。宿舍廚房每週總出狀況,不是水槽塞住、冰箱門關不上、就是瓦斯漏氣。Ann老是第一個發 現,幫我們打電話跟manager解決事情。大概因為全 flat 我最愛跟她瞎抬槓,她不但知道我住哪間,也變成什麼事情都找我處理和商量。她們週末休假,兩天下來八個人做菜總要丟兩大袋垃圾,第一袋垃圾她們丟,第二袋 垃圾她們則是抱怨的很。聽了兩三週抱怨之後,她有一個星期受不了,終於慎重的跟我說要我想辦法解決,我對她再三道謝,給了她口頭承諾之後,她轉頭立刻開始 跟穿著 hello kitty 睡衣的 flatmate 聊起:喔,我孫女好喜歡 Kitty呢。

倒第二袋垃圾對她而言就是天大的事了,這處理方法多麼張愛玲。

另一個不多話的掃地阿姨人好、比起Ann來說忠厚可靠。諸如我有包裹,一個人沒辦法抬,她先告訴我可以去哪裡找車,然後又跟我一起抬了三層樓上來;生理期的時候會自動把一周兩次的倒垃圾時間,改為每天一次;你在的時候會把清潔的聲音減到最低,然後問你房間要不要吸塵?

曾久居此地的朋友說,她生日的時候,她的掃地阿姨送上一束花,那真是異鄉生活最
溫暖的時刻。我也跟掃地阿姨學了很多:例如哪裡有便宜的菜可以買、超市在哪裡、偏頭痛可以自己打止痛針,有時跟她抱怨怎麼誰把廚房弄成這樣髒,她就說你應 該看看第幾間,油堆的幾公分厚呢。這些事情繁瑣、微小,卻是生活的全部,我們每天都要在裡面打滾,避免不了,也無所謂什麼浪費時間。搬出去的人回來都說, 啊,你們還是Ann在打掃嗎?看呀,有人想起她們呢,她們應該知道自己很重要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