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十月 14, 2004

derrida

大概是今年人文學界最大的事情。我剛(又)到英文環境,根本還東張西望摸不著頭緒之際,長期在英語世界居住的朋友們紛紛丟訊息過來。一開始先是BBC,簡短的只有一頁,最妙的是消息來源,居然是法國總理發言人。然後是NYtimes,有三頁,然後,接下來這個有趣了。

紐約時報十號刊出了稿子,到十三號已經有七百多位學者連署抗議這 篇訃聞。其中碩碩大者有 Butler,Zizek,Spivak…我光看這些人的抬頭和名號,就越覺得德希達真是深不可測,就算他的學術專業真如紐約時報所說深奧難懂 (abstruse),他的影響力也不是這「深奧難懂」四個字可以阻止的。但紐約時報似乎是故意要把這篇訃聞寫給行外人看,才會用了許多篇幅說明他「親 和」的一面,例如說他晚年拍電影、他穿的衣服與模樣,還有接受訪問的回答,甚至還說了點俏皮話:many otherwise unmalicious people have in fact been guilty of wishing for deconstruction’s demise–if only to relieve themselves of the burden of trying to understand it.「許多人甚至還隱約地盼望解構主義瓦解,這樣才能解除他們企圖理解的負擔。」

結果是被行內人罵到臭頭。但我覺得 Butler 最生氣的地方該是這個:Why would the NY Times want to join ranks with American reactionary anti-intellectualism precisely at a time when critical thinking is most urgently required?「為什麼紐約時報在美國最急迫需要反省思考的這個時候,也想一起加入反智的行列?」

我就不相信美國養這麼多世界一流的學者,結果只有那個胖子紀錄片導演跳出來,用同樣一種反智的方法說話(雖然效果真的不錯)。請注意Butler用了「想」這個字。欲貶於褒,真是厲害。

不過如果用同一種水準要求台灣媒體,我看連講都不用講了吧。

有沒有能讀法文的朋友,看看費加洛怎麼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