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九月 30, 2004

黃碧雲

黃碧雲當過律師,但不是電視裡演的那些尖嘴猴腮的跨國企業併購走狗,而是香港政府聘雇的人權律師,專門幫助請不起律師的升斗小民解決法律問題。有點 像Two Weeks Notice裡珊卓布拉克本來工作的地方。當然劇情一點也不喜劇化,除了房地產問題,黃碧雲手上有醫療糾紛、自殺案件、憂鬱症患者,個個都叫人觸目驚心。

表演由說故事和佛朗明哥舞串成。往往是她說完一段故事,跳舞,再說一段故事,再跳舞。當然我們可以說這是為了演出節奏,但我更相信一段獨白,大意是 說,她能幫助這些人嗎?社會上大多數人都這樣覺得,但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她幫不了他們。或是在有限的社會福利政策底下,這些人往往血淋淋地被犧牲, 站在第一線的人權律師,直接面對這社會的殘酷真相,無力感油然而生。

這時候一個不想讓自己心腸變硬、想要堅持人間僅存的公理正義的「人」,還能做什麼?當一個小說家或表演者,有時候真是出自私人和自私的理由。因此說 完了故事之後,黃碧雲跳舞。這是身為一個還有身體、文字、想像力等工具,還有一點辦法,讓自己和別人跳脫現實的人,可以做的事情。

而我們這個社會的某些聲音,在一定情境下,竟然可以決斷的說,我不需要這種人。

那豈不是很悲哀的事情嗎?

出國前在看楊牧二十年前的散文集飛越火山,裡邊頗有脾氣的講了很多事情。唉,為什麼一件事可以談了二十年以上,還可以一直談,公共領域的討論竟然是這樣無止無休又沒結論。看來是因為這些衝突從來沒有被解決、也沒辦法解決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