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八月 30, 2004

交換筆記

因為工作上的關係,這兩天開始找德勒茲的東西來看。麻煩的是我看不懂法文,非得借助二手傳播,這樣一來讓人自暴自棄,就想乾脆翻翻很有可能是三手的中文版算了。但連這樣的機會也沒有,要找的資料根本沒有中文版咧。

要找的書是德勒茲跟瓜達利合著的「千層台」。受到精神分析學派八卦流言影響太深,還以為此二人有什麼曖昧關係。看了以下某期台灣留法同學會編的台灣 賦格,才知道學者居然能夠這樣「交換筆記」,還寫出了書,下面這段文字大量使用音樂創作的譬喻,非常貼切,很是精彩,想來他跟現代音樂之間的關係也不淺, 不然怎麼會跟布列茲是好朋友?

http://groups.msn.com/170507/page4.msnw?action=get_message&mview=&ID_Message=11590

其實,他們的寫作方式似乎依循一定規則。「首先是口談場次 (séances orales)。」德勒茲說。「有時有些問題我們大致同意,但得去尋找解答以便將它說得更清楚,確立其地位、條件。或者有時候我們找到了一些解答,但我們 不太清楚問題在那裡。一個意念似乎在某個領域裏運作得不錯,但我們試著把它放在別的領域裏看看,這些領域可以很不一樣,或者是前一個領域的沿伸,我們只是 把成立條件加以變動,以利其轉變。其實克萊斯特(Kleist)早就把真象都說過了,這時候我們不是在展示一個已經預先存在的意念,而是一面說一面去構作 它,帶著口吃、省略、壓縮、拉張、胡亂的聲音。他說:『重點不是我們知道什麼,而在於我們自身的某種狀態。』因此這一階段的工作便在於把自己帶入這個境 地,讓自己處在這個狀態,這時候有兩個人會容易些。」

下一個階段,是所謂的"複多版本 (vresions multiples)"。「每個人針對一個(口談場次所確立的)主題去寫一個版本。看了另一人的版本後,他參考它再寫一次…如此每個人就像是鑲嵌在對 方的文章中或是成為對方文章的引句那樣作用,但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就不知道是誰在引用誰了。這是一種變奏式的寫作。」然而要達成這樣的工作方式,一個先 決條件在於「必須存在一個內隱的,無法解釋的共同體質 (un fonds commun)」,使得兩人對同一事物有同樣的感情反應。「它使我們不致於去反對對方,但卻會去要求對方作迂迴、分叉、截短、緊張。因為思想不管是一個人 也好,兩個人也好,永遠都是一種不平衡的狀態。」

用瓜達利的話來說,這是一個"調音"(accordage) 的工作。「有時候,兩人的程序可以立即連上。」但這未必經常如此,當連繫無法達成時,「每一方便把自己的概念形成保留在一種 “等候"的狀態。」然而這不表示他們處在一種"朋友"的狀態(兩個人其實很少見面,而且一直以敬語相稱 (vouvoyer),而這對瓜達利是非常特殊的,因為他對任何人都沒有架子)。他們之間的友誼並不是一種"融合"(fusion) 的關係,他們的合作也不是由不同立場出發辯論,去尋求妥協,反而是一種"機械式的管道連通"(branchement machinique)。一個概念在兩人間來來去去,如爵士樂手間的接力變奏,當然後來也就沒有意義去問它是誰的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