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八月 28, 2004

check

昨日去做健康檢查。現在真不知道是什麼時日,連做健康檢查都要提前兩星期預約,當然還花了一筆小錢。所幸檢查設備良好,第一線的服務人員經驗豐富、很是周到,看來是想了辦法才把種種討人厭的狀況減到最低的。

會有什麼討人厭的狀況?實在是做了檢查才知道。西方醫學、或說醫學吧,都在討論人的身體,對人身體的檢視、探測、分析、測量在所難免,中醫望聞問 切,僅是觀察、檢視人體表象,西方醫學則是連身體檢查,都想盡辦法分門別類,支解人體,切入、深入、觀察你的身體內部,再讓各科專家評斷好壞良窳。

有項上消化道攝影檢查。 病人進入操作儀器宛如太空艙的準備室,工作人員前來,命人喝下一包東西。說:這是汽水、發泡劑。本想問,喝這幹嘛,但看情勢是不讓問,就喝了吧。灌到嘴裡 半分鐘,工作人員遞上水,說:喝下去、不要漱口。喝完了以後胃裡脹的很,正想打嗝,就傳來聲音叮嚀:不可以打嗝,深呼吸。看來在這裡他們只要開口,都是關 鍵字,不聽話恐怕受苦的還是自己。上了奇怪的機器,還得喝一杯牛奶狀的東西,有調味,應該是已經想辦法把味道弄得好些了,但噁心的感覺還是讓人喝不下。當 然耳旁又出現了神諭:要喝快一點,不然藥就會流到腸子裡了。連續說三次。

「要喝快一點,不然藥就會流到腸子裡了。要喝快一點,不然藥就會流到腸子裡了。要喝快一點,不然藥就會流到腸子裡了。」

好不容易喝完,接下來就當木頭人,聽儀器另一邊太空艙對著麥克風發言,指揮動作。儀器上上下下,躺在上面的人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做 什麼,還得指揮自己的身體,配合檢查。難怪從事醫療行為的人容易傲慢,權力的不對等從醫療行為一開始(不,這還是檢查而已),就讓在系統一邊的人,指揮、 命令另一邊的人,放棄自己所有的身體自主性。而這個社會,正好從來不鼓勵病人擁有自己的心智和身體。

有次看醫生,旁邊還有實習醫生在,醫生認為我的病情是什麼,我當場反駁說:不是吧,因為如何如何。醫生後來似乎有點被激怒,迅速的幫我下了診斷,送我出診療室。後來再去看她,她不用看病例就說出我的狀況,想來是記得我了。

為什麼醫生對於病人會思考,會感到驚訝?

我是個很容易得到環境暗示的人。對方用對付小孩子的方法對我,我就很容易變成小孩子、對方用大人的方法對我,我就會變成大人。因為發現的快,因此也 比別人,對於約定俗成的環境暗示,容易感到不耐煩。昨天太空艙裡的那兩位先生小姐,能不能用別的方法跟我們說話?我想可以,但很明顯的,他們說話的方法和 態度,是從前輩、同業口中學來的,在小小的台灣島,不論在富麗堂皇的醫療中心,或是小診所,大概很難遇到別的態度。

這就是我說的討人厭的狀況。

在他們用機器刺探你的身體、逼迫你喝下噁心的東西時,還要求你放棄思考、放棄自己的身體,無條件配合他們。雖然只有半天,但權力的傲慢真令人無法忍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