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六月 10, 2004

飄起來的生活

生活的太虛浮。所以除了知識性的語言之外一點也說不出口。很多別人、甚至是自己以往會驚喜地跳起來的事情,現在居然被訓練成不怒不喜。

像以往在學校一起玩的朋友某日從倫敦回來,打電話來辦公室。正好我桌旁站著的是在這兩三年剛起來的鄭文堂導演。我興奮的幾乎要跟她說:喂,我身旁站著某某人呢。卻沒有說出口。

後來發現她因為久居國外,其實並不認識這位導演。我所希望她在電話那一頭擁有的雀躍心情,自然也不可得了。

事情大致像這樣,因為身邊的人一直換,在你一次兩次的述說之後,每次得到的回應都不同、或得不到回應。久了,連自己都搞不清楚什麼是值得開心的、什麼是值得珍惜的。

或者是,因為確定可以得到回應的就是那幾樣,其他的就自動被列進不值一提的項目,不久之後就真的在記憶裡刪除了。我對事件的詮釋當然偏斜,因為我連挑選事件都偏食。

趁最近可以名正言順的渡假,來多訓練自己一點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