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w. | 五月 28, 2004

21 gram

最近我ㄧ個朋友去世。得了血癌,博士班四年級。

乍聽到消息的當天,我心情極壞,還偷偷跑進廁所裡哭。除了自己對生死還不知如何處理之外,在辦公室用即時通訊軟體傳達這件事情,也讓我相當不舒服。 生死大事,用在聊天調笑的工具裡,來得太突然也去得太快,連嘆息的機會都沒有,就過了,那死亡,這讓人傷心掉眼淚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呢?

在聽到消息的前一天看過的電影影「靈魂的重量」(21 Grams),忽然顯得有用起來了。「為什麼我虔誠、行善,神還要我接受苦難?」「為什麼我無辜的孩子和他們父親要死?」「為什麼我的生命,得藉助另個人死亡才能完成?」「為什麼你要認識我?」「為什麼我不能生你的孩子?」「為什麼你不能用我想你愛我的方式愛我?」

這是一部充滿苦難的電影,劇中人人人都被極端的痛苦困住,沒有人是快樂的。死了丈夫女兒的遺孀在喪禮上哭喪著臉,父親舉自己的例子鼓勵她:生命要繼 續。她竟然說:當初我認為父親你在母親死後還能照顧我們,簡直是不可思議。生活怎麼能繼續?不可能!父親和觀眾一樣,面對頑強,卻似乎是對的女兒,淚流滿 面,卻不知如何是好。

我們曾經多麼相信的神、信仰、理想、愛情,都有可能背叛我們,電影裡充滿了頑強又驕傲,牢牢攀附以往,不肯放棄過去的人。

而我們目擊了他們的慘狀。因為信仰破敗,這些人用酒精、毒品,不見親人朋友放逐自己。他們從頭到腳都在問: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我?

看來死亡是種懲罰,把你跟你愛的人永遠分離,久了連記憶都找不到。

死亡是種懲罰嗎?去年八月跟我們同桌喝喜酒、穿著大學時代的襯衫、抱怨論文寫不完的朋友,在突然的腫瘤檢查裡發現異狀,做了該做的治療、受了該受的苦,不到一年還是走了。為什麼是他?為什麼要懲罰他、和他身邊的人?

電影最後讓藉著毒品自我麻醉的女主角懷上了孩子,孩子的父親在醫院裡奄奄一息,僅剩下意識,思考著是左邊那床病人還是右邊那床病人會比自己先死。女 主角則坐在死去女兒的床沿,穿著粉紅色的孕婦裝,拿著女兒的玩具,看來溫柔又無奈。以往堅持不肯忘記、不肯放棄記憶的母親與妻子,現在不得不「讓生活繼續 下去」。也雖然還是用新生命解決救贖的問題,但是,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出口呢?

我們的生活裡,自然不會有這麼戲劇化的轉折。放棄一段記憶和一個人,沒這麼容易。以前以為自己盡力爭取、努力經營就會有好結果的一片癡心,放在時光流轉、人事變遷的萬丈紅塵裡,只是「對神的侮辱」、「人的自大」罷了。神自有他的旨意,朋友,願你走的安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